最大烂尾游乐园 沈阳神羊游乐园将重逢生机?
发布者:新安游乐设备网  来源:cdxayl.com  发布时间:2010/8/20 0:00:00  [ ]

点击查看图片

  新闻背景

  神羊游乐园,一个不太熟悉的名字,但它的前身你一定知道--滑翔公园。

  神羊游乐园坐落于沈阳市铁西区滑翔小区。这个曾经号称打造亚洲最大的室内游乐园的工程,自1997年开始立项,到今年已经13年,但仍在停工状态。所谓最大游乐园,实际一直处于规划进行时之中。

  8月17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神羊游乐园再次获得资金,投资方明确提出明年圣诞节开业的口号。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顺着滑翔公园--神羊游乐园--迪斯尼乐园+商业摩尔--最大烂尾工程的轨迹中,裹挟着一部欲望与资本、合作与背叛、理想与现实、冒险与失败纠结在一起的商业大片。在这部延绵不绝至今看不到结局的大片中,无论身处何种角色,都没有赢家。

  8月14日,在位于铁西滑翔小区的神羊游乐园门前,三年前贴着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十年磨剑历经磨难”的对联依然存在。

  只是在沈阳发生着巨大变化的3年里,不变的对联已然没了文字本身该有的豪情壮志,反而在荒废的工程面前,呈现出默默无语的意味……

  神羊游乐园还能建起来吗?

  滑翔公园变成烂尾工程

  悲剧多年前就有先兆

  8月14日,尽管神羊游乐园还在停工,但在其内部,一个巨大玻璃穹顶覆盖下,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空间仍然令人惊叹。

  工程项目总指挥周保河告诉记者:“整个工程断断续续地进行,这玻璃穹顶是2008年开始动工的,仅玻璃穹顶的造价就接近6000万人民币。”

  地面黄土裸露,到处是重型工程车压过的痕迹,只有已经完工的舞台和冲浪池似在呜咽着空幻的未来。

  记者通过采访沈阳市工商局以及多个职能部门后,综合勾勒出滑翔公园向神羊游乐园转变的轨迹。

  1997年,辽阳人孙长松受沈阳市政府招商引资的吸引来到沈阳,与孙长松交往20年的李彻(应被访者要求为化名,现为神羊游乐园办公室主任)告诉记者:“孙长松在辽阳做了多年生意,从浴盆到建筑材料,从小商品到药品生产线,均有涉足,而这些生意也给孙长松带来可观的利益。”

  1997年,沈阳市政府意识到,在城市里,缺少供市民游乐的场所,所以,当时有领导向孙长松表示,政府可以提供铁西区滑翔公园,作为给市民提供游乐场所的基地,在孙长松发展个人事业的同时,也能够满足公共利益。这一双赢的构想以及巨大的市场前景,让孙长松决定将事业的重心转移到沈阳,他开始在沈阳各个公园经营游乐器材。

  到了2000年,只有游乐器材的滑翔公园已经不能承载沈阳市满足全市人民娱乐游玩的需求,再加上孙长松本人的创业冲动,做大做强不可避免。

  当年4月份,有着美好前景的滑翔公园引来了日本东京都吉蜜利株式会社,其负责人松勇纪一与孙长松并没有经过多久的谈判,很快达成了合作协议,滑翔游乐园餐饮娱乐公司变身为神羊游乐园有限公司。

  后来孙长松解释为何起名神羊时说:“我是从辽阳到沈阳的,而我本人又是属羊的,三羊开泰预示着事业蒸蒸日上。”没人能够预料到,有着如此美好祝福的神羊游乐园,竟然延绵10年后,纷争四起。

  记者查询到,神羊游乐园公司的注册资本已经较滑翔游乐园餐饮娱乐公司时有了大幅攀升,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金。其中,孙长松以游乐园设备以及项目作价300万美金,而日方则需出资700万美金。

  但实际上,松勇纪一只投入了390万美金,即便是这些数字,也多以从日本拉来的游乐设备作价而已。

  因为日方投资者已经无法找到,所以双方合作的详细情况无法详尽得知。

  不过,据知情人说,在日方投入价值390万美金的设备后,发现孙长松仍没有实际投资的举动,再加上对土地使用权变更上的一些麻烦,双方仅仅合作了不到两年就不得不分道扬镳,日方撤出神羊游乐园,但日方撤出的条件就是让孙长松归还当初日方投入的390万美金。

  从马来西亚到香港

  各方融资仍未摆脱困局

  2002年,失去日方投资的孙长松不得不面临资金的窘境,为此,孙长松开始了自己融资之路。而陷入搁浅的神羊游乐园也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2003年,在铁西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呼吁下,铁西区政府再次将神羊游乐园的启动计划提到日程上来,并决定当年8月对市民开放,边收取门票边建设。

  而此时的孙长松正在马来西亚进行着商业谈判。孙长松结识了当地一上流社会人士林东阳。林东阳经营着一家名为马来西亚顶级棕油有限公司的企业,双方商定就神羊游乐园开始合作,并由林东阳支付日方索要的390万美金。

  此时,随着沈阳城市的改造以及老工业基地振兴,铁西区跟传统的形象已经大不一样,神羊游乐园具备了更大的升值空间,而且,随着沈阳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大型游乐场所的需求更加迫切。遗憾的是,这些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条件,并未成为神羊游乐园重整旗鼓的引擎,双方合作如同一条抛物线,重复着与日方合作的轨迹。

  接下来的3年又是没有重要进展的3年。2005年,经人介绍,孙长松又认识了港商马传奎。马传奎至今记得与孙长松初次见面的光景:“我祖籍是山东的,孙长松也是,而且孙长松是那种看起来特别老实本分的人,他年纪比我小,对我非常有礼貌,一口一个大哥叫着。”

  而对于马传奎来说,尽管手握中国北方香蕉市场大部分份额,但资本的扩张本性仍然让马传奎寻找更好的投资途径。马传奎在面对记者时,还不讳言自己谋求进入房地产业的想法。

  而孙长松手里更能打动马传奎的武器,是一份与铁西区城管局于2004年3月签订的租赁合同,合同中规定,城管局将铁西区北滑翔路19号11.9公顷的土地(滑翔公园所在地)租赁给孙长松,租期自2004年3月8日至2054年9月8日,时长为50年。不仅如此,在50年的租赁期中,前40年每年收取租金仅为120万元人民币,从第41年起,租金才涨到300万元人民币,而且在建设期6个月免租金。

  让马传奎心动的不单是这些,在神羊游乐园旁边还有几万平方米的三角地,如果合作顺利,这块三角地将是马传奎进军房地产业的跳板。所以,双方很快签约,马传奎如约两次分别将1000万美金和600万美金打进孙长松的账号内。

  而早在与马传奎合作之前,区区一个神羊游乐园的商业计划已经不能满足孙长松的创业激情。据孙长松身边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称,当时地方政府也表示出将会给予孙长松更大创业的助力,所以,孙长松有了将神羊游乐园打造成“迪斯尼乐园+商业摩尔”的宏伟目标。

  但现实却是:大兴土木的神羊游乐园非但没能成迪斯尼,所谓的商业摩尔也更像空中楼阁,巨大的资金压力让孙长松力有不逮,而马传奎与孙长松合作期间,也因为各种事情,彼此心生间隙。

  马传奎告诉记者:“因为我有自己的生意,所以我派了一个总经理替我去管理。孙长松一见面就送给总经理4万元,而且我派过去的总经理竟然背着我私自把钱拨给孙长松。”

  这个说法遭到李彻的否定:“那个总经理我认识,是政府下海的干部,素质相当高,怎么会一过来就接受另一方4万元钱。而作为孙长松,也不可能愚蠢到见面就给合作者下属送钱。我想,也许是沟通的误会让马传奎和孙长松的友谊有了裂痕。”

  共同的利益让双方只能齐心站在困难面前,融资,还是融资。2007年,孙长松找到马来西亚进出口银行,经过多方努力,银行方面同意给孙长松贷款7000万美金,但需要400万美金的贷款保证金。

  “无论怎样,也不能半途而废啊。”马传奎再次出资180万美金,而孙长松也多方筹得220万美金,2007年年末,5年期限的贷款如约而至。

  贷款的到来似乎并没有让神羊游乐园起死回生,尽管堪称豪华惊艳的巨大穹顶在贷款到来之后终于建成,但后继工作又陷入停顿之中。

  自2008年开始,关于神羊游乐园官司频频被报道:神羊10000平方米在建工程被查封、神羊游乐园再次停建、神羊游乐园身陷2亿元债务纠纷……这些新闻被广泛报道,神羊又陷入一个又一个的官司之中,神羊欠工程款官司,神羊与某钢材公司对簿公堂,在眼花缭乱的官司中,神羊当过被告也当过原告。

  不断的纠纷让孙长松开始远离人们视线,不管公众对神羊有着怎样的质疑,孙长松始终保持沉默,即便有员工对此抱怨时,孙长松也会表示:“谁工作都不容易,算了吧。”

  但是,与孙长松有着各种利益合作的方面绝不会简单地“一算了之”,经过5年的等待,看着神羊游乐园开张遥遥无期,马传奎开始向孙长松讨回当初投入的1600万美金。几经沟通后,马传奎看到的是由自己签字盖章的收条,收条上表示已经收到孙长松的全部还款,这让马传奎很愤怒:“我没收到过孙长松还给我的一分钱!”

  沟通无果之后,马传奎向警方报案,举报孙长松涉嫌商业诈骗。记者在一份立案告知书上看到,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分局已于2010年3月20日对此立案。据悉,孙长松已经被限制出境,李彻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截至记者发稿时,李彻告诉记者:“我已经联系上孙总,孙总表示他与马传奎的纠纷正在司法机关进一步的审查之中,目前尚无结论。”

  李彻如今担任着神羊游乐园的办公室主任,在他看来,这些纠纷都是来源于利益之争。“当初看到孙总好的时候,又是找人又是拉关系的,都想从这获得工程,现在看到孙总陷入资金链困局中,这些人就想分杯羹,企图占有神羊游乐园的股份。当初孙总在建设这个项目时,也许没有料到需要这么大的资金投入,整个工程来说需要30亿人民币。”李彻说。

  从市民公园到商业项目

  公共利益何去何从?

  孙长松与诸多合作伙伴的利益纠纷自然应有市场以及法律来解决,但还有一个更大的利益,直到现在也无法保障,那就是公共利益。

  无论是1997年孙长松开始承包滑翔公园还是后来成立神羊游乐园,地方政府屡屡强调:孙长松建设和经营具有公益项目的内容,并在租赁合同中规定:“乙方租赁的土地必须用于建设和经营游乐园及配套的绿化、旅游、商业、餐饮等文化娱乐项目,不得用于其他非公益性项目建设;乙方租赁的土地建设项目兼有公益性,为了市民健身,工程竣工后,乙方对滑翔小区内长期在乐园晨练的市民给予办理定期晨练出入证,安排固定晨练地点。持证人员在游乐园内非盈利晨练2小时内定时免费出入。”

  地方政府的良苦用心在停滞的工程面前,无可奈何。

  事实上,不断攀升的地价以及未来的市场前景都在吸引着不同的投资人。一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就对记者表示出对神羊游乐园的强烈兴趣,但在接手后,是否会保持该场所的公益性质,这名投资者不置可否。而地方政府在急于盘活神羊游乐园项目,发展地方经济的背景下,到底能有多大的决心坚持公益性,也令人担心。

  记者采访与神羊游乐园签订租赁合同的铁西区城管局,时间的流逝让人员不断更迭,当初参与此项工作的人大多在别处工作,所以铁西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对神羊游乐园的未来一无所知,甚至神羊游乐园有无如数缴纳承包金也不知道。

  铁西区区长李松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神羊游乐园非常复杂,政府也正在帮助协调解决。”对于公众担心该项目能否保持公益性的问题,李松林非常坚决:“公益性必然会保持下去,不会改变!”

  已经停工的神羊游乐园看上去气数已尽,但李彻却告诉记者:“在今年6月份,马来西亚进出口银行就在我们这里与孙总达成追加贷款的协议,如果不是因为孙总被限制出境,可能早就开始动工了。”李彻对孙长松继续掌控神羊游乐园抱有信心:“只要资金到位,建设就会立刻开始,很多利益上的纠纷也就迎刃而解。尽管沈阳现在也有人在别处做游乐园,但无论是地缘优势还是项目优势,神羊游乐园还是最具竞争力,对此,我毫不怀疑。投资方已经表示,明年圣诞节肯定会开业!”

  别人眼中的孙长松

  自从2006年神羊游乐园风光开园那次,孙长松踌躇满志接受过沈阳媒体的共同采访后,孙长松至今再也没出现过公众视野之内。

  在不同人的眼中,孙长松呈现出不同的面孔,也许这是从底层做起的民营企业家共同的面孔。

  马传奎(港商,出资方):

  孙长松长袖善舞,尤其在东南亚一带有着广泛的人脉优势,而因为与他有过节,此时不宜由我来评价孙长松。

  周保河(工程总指挥,70岁,与孙长松打交道不到2年):

  喜怒无常,经常骂员工,脾气大得很。在工程建设方面,孙长松纯粹是外行,但他仍然愿意表达意见,并且坚持让工人按照他的意见去施工,在图纸上画来画去,我理解他做项目的急迫心情,但很多做法已经违背了工程的客观规律,这才两年的时间,穹顶已经有多块玻璃碎裂,这就是他当初安装方式错误引发的后果。

  但他从不去娱乐场所,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酒量很大,但从不贪杯,除了工作上必要的应酬,孙长松本人很少喝酒。如果非要说孙长松在生活上有什么铺张浪费之举,那可能就是不断购买高级轿车。

  (记者注:孙长松诸多豪车已经用于顶账,只有一辆沃尔沃满身灰尘地停在神羊游乐园办公楼下面的停车场)

  李彻(神羊游乐园办公室主任):

  孙长松是极其少见的民营企业家,追求的不是经济上的利益,而是满怀产业报国的想法。

  最多的时候,经过孙总手里的钱多达几个亿,他从不像别的企业家想到享受,而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事业上,经常工作到凌晨,饿了就吃馒头和大葱蘸酱。

  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 丛治国 采写

  神羊游乐园13年起起伏伏

  孙长松受沈阳市政府招商引资的吸引来到沈阳,成立滑翔游乐园餐饮娱乐公司,任总经理,注册资金为100万元人民币。

  日本东京都吉蜜利株式会社与孙长松达成合作协议,滑翔游乐园餐饮娱乐公司变身为神羊游乐园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金。

  失去日方投资的孙长松面临资金窘境,之后几年与马来西亚商人、港商合作融资。

  铁西区政府再次将神羊游乐园的启动计划提上日程,并决定当年8月对市民开放,边收取门票边建设。

  铁西区城管局将滑翔公园所在地租赁给孙长松,租期自2004年3月8日至2054年9月8日。

  马来西亚进出口银行同意给孙长松贷款7000万美金,但神羊游乐园并未起死回生。

  合作方港商马传奎举报孙长松涉嫌商业诈骗,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分局立案。

  神羊游乐园的办公室主任称,马来西亚进出口银行与孙长松达成追加贷款协议,投资方已经表示,明年圣诞节肯定会开业。

上一篇:质监局开展大型游乐设施应急演练   下一篇:游乐设施停摆 10游客获救

公司地址:成都市新都区新繁镇龙安严家桥 联系电话:13608089203 028-83001046 传真:028-83001038
© 2008-2010 Cdxayl.Com 成都新都新安游乐设备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技术:威尚网络